yabox11com



  临近春节,本应该是喜气洋洋合家团聚的家庭聚会,但是许多年年轻男女却愁了起来。原来,面对这七大姑八大姨和父母的催婚警告,大家不得不抓破脑袋想出各种法子应对。

yabox11com

  这不,今年过年,“租友回家过年”成为不少单身人群的首选,这也一度让单身人群躲不过的催婚遭遇了必杀技。

  那么,“租友”期间一方父母赠与行为是否有效?“租友”一方可以要回吗?对此,王雷认为,“租友”期间,一方父母虽然不明真相给予财物,但这种赠与行为符合合同法规定,赠与合同有效。

  “如果租友平台在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如果明知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尹飞告诉记者。

  尹飞坦言,尽管租友合法,但协议内容如有涉及拥抱、接吻甚至同床的约定,则该部分约定无效;如果双方以性交易为目的签署租友协议,则该协议违法本身无效。

  “儿子带回租来的女朋友,不明真相的父母不是送红包,就是送祖传戒指、玉石、传家宝”这样的桥段不止存在于小品、电视剧和电影中,在现实生活并不鲜见。

  记者查询发现,发展至今,在百度搜索引擎中,输入关键词“租友网”,相关结果已达近400万个。

  尹飞进一步指出,不过,“租友”协议并非租赁关系,而是一种劳务关系,或者说是一种服务关系。形式上,“租友”虽然欺骗了其父母,但实质上属于善意谎言,恰恰是“孝”文化的具体表现。

  王雷告诉记者,如果居间人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损害委托人利益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据报道,福建一男子回家,租了个女友见家长,男子父母给其“女友”2万元见面礼,“女友”拿了红包却拒绝返还。

  “出于让父母放心目的租友回家过年,并没有损害到社会公序良俗,也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法无禁止即可为。”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尹飞教授同样认定租友协议有效。

  在王雷看来,如果租友合同是通过网络平台方提供租友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而撮合缔结,此时,在网络平台方和租友合同各方当事人之间成立居间合同,网络平台方成为居间人,租友合同各方当事人在居间合同中成为委托人。居间人应当就有关订立合同的事项,如租友合同各方当事人的真实身份信息等对租友合同缔结与报酬价格产生重要影响的信息,向委托人如实报告。

  这不,今年过年,“租友回家过年”成为不少单身人群的首选,这也一度让单身人群躲不过的催婚遭遇了必杀技。

  尹飞坦言,尽管租友合法,但协议内容如有涉及拥抱、接吻甚至同床的约定,则该部分约定无效;如果双方以性交易为目的签署租友协议,则该协议违法本身无效。

  尹飞坦言,尽管租友合法,但协议内容如有涉及拥抱、接吻甚至同床的约定,则该部分约定无效;如果双方以性交易为目的签署租友协议,则该协议违法本身无效。

  记者查询发现,发展至今,在百度搜索引擎中,输入关键词“租友网”,相关结果已达近400万个。

  租房、租车、租手机、租玩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成为“租一族”。可是,你一定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朋友也可以租来?

  “出于让父母放心目的租友回家过年,并没有损害到社会公序良俗,也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法无禁止即可为。”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尹飞教授同样认定租友协议有效。

  “信息泄露、中介陷阱、租友骗局对于租友市场种种乱象,平台如何担责同样要区分具体情况。”尹飞则认为,对于信息泄露和中介陷阱,当事人可以直接要求平台方承担侵权责任,而对于租友骗局,只要双方提供的信息都是真实的,而且平台尽到了审核义务,平台方则只需要承担通知删除的义务,即受骗方举报相关信息失实后,租友平台方应当删除相关信息。

  春节假期前夕,一则“租友回家过年”广告在租友QQ群疯传。当然类似的租友广告还有很多,这让各大租友网站和租友APP在节前又火了一把。

  实践中,提供服务一方往往以告知对方父母假扮真相相威胁,拒不返还对方父母馈赠。对此,王雷认为,“这种威胁,尚难认定其构成胁迫。”民法上的胁迫须以给自然人及其亲友的生命健康、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或者以给法人的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为要挟,迫使对方作出违背真实的意思表示,在这一民事法律关系中,显然与法律规定的胁迫情形并不相同。

  尹飞进一步指出,不过,“租友”协议并非租赁关系,而是一种劳务关系,或者说是一种服务关系。形式上,“租友”虽然欺骗了其父母,但实质上属于善意谎言,恰恰是“孝”文化的具体表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